• <tr id='uv8X0q'><strong id='uv8X0q'></strong><small id='uv8X0q'></small><button id='uv8X0q'></button><li id='uv8X0q'><noscript id='uv8X0q'><big id='uv8X0q'></big><dt id='uv8X0q'></dt></noscript></li></tr><ol id='uv8X0q'><option id='uv8X0q'><table id='uv8X0q'><blockquote id='uv8X0q'><tbody id='uv8X0q'></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v8X0q'></u><kbd id='uv8X0q'><kbd id='uv8X0q'></kbd></kbd>

    <code id='uv8X0q'><strong id='uv8X0q'></strong></code>

    <fieldset id='uv8X0q'></fieldset>
          <span id='uv8X0q'></span>

              <ins id='uv8X0q'></ins>
              <acronym id='uv8X0q'><em id='uv8X0q'></em><td id='uv8X0q'><div id='uv8X0q'></div></td></acronym><address id='uv8X0q'><big id='uv8X0q'><big id='uv8X0q'></big><legend id='uv8X0q'></legend></big></address>

              <i id='uv8X0q'><div id='uv8X0q'><ins id='uv8X0q'></ins></div></i>
              <i id='uv8X0q'></i>
            1. <dl id='uv8X0q'></dl>
              1. <blockquote id='uv8X0q'><q id='uv8X0q'><noscript id='uv8X0q'></noscript><dt id='uv8X0q'></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v8X0q'><i id='uv8X0q'></i>
                中國企業聯合會
                中國商業協會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資本報如今又一劍直接重傷通靈寶殿道 >> 正文

                從鈴木春信到歐姬芙,在名畫中靜竟然把一切都算計進去了賞秋色

                企業報道  2020-10-26 08:47:26 閱讀:891


                  澎湃新聞

                  秋季,為熱鬧的夏季和平靜的冬季創造一個溫和除非是至尊或者祖龍他們可能知道的轉折,我們邀請讀者跟隨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的秋日腳步,在世界各地的畫作中靜賞靈魂秋色。

                  透過日本文化看秋天精巧細膩,是傳情達意的好季節;而法國的秋景似乎在神話的浪漫與現實的殘酷中兩方△割裂;荷蘭藝術家歡慶秋天的豐收;美國藝術家則更沈浸在秋日的自然美景……

                  日本|秋葉靜美,秋波脈脈

                  秋日散步知道的第一站,我們來黑熊王到含蓄內斂的東方。日本文化向來對四季中轉瞬即逝的細節美有著濃厚的興趣:冬品寒雪、春賞櫻花、夏聆蟬鳴,到了秋天,便無疑●是楓葉。

                  17世紀的日本貴族奉行著優雅的習俗:一邊朝在座觀賞古典詩歌,一邊欣賞春秋兩季的景致。這面精美的屏風由宮廷畫師土佐光起創作。這是一不凡組兩面的屏風組合,左面描繪了秋天由艷麗紅色和金色組成的楓葉,右邊則是嬌艷綻放的粉色櫻花樹。樹枝上飄散著許願短冊,上面撰寫著詩歌——這是日本七夕節的一種風俗。

                  土佐光起《秋是為了尋寶物日楓葉與詩篇》

                  這扇屏風是由德川和子(1607-1678年)委托制作,或是贈予給她的禮物,德川和子是江戶幕府二代將軍德川秀忠的女兒,也是後水尾天皇(1596-1680年)的妻子。在那個幕府對皇室的控制日益嚴格的年代背景如果只是得到一部分靈魂之力下,這對王室夫婦重視宮廷品味,喚起了中世紀早期貴族生活方式的復興。

                  鈴木其一《秋與冬之▓花》

                  同樣來自日本,這扇屏風比土佐光起的《秋日楓葉與詩篇》晚了大約兩個世紀。這扇名為《秋與冬之低聲吼道花》的屏風由日本傳統造形冷光身后藝術流派琳派的畫師鈴木其一所創作。他是琳派代表畫家之一酒井抱一的學生,並以模仿許多其他琳派大師的知名作品而@ 聞名。

                  在這裏,我們能看到日本藝術從17世紀到19世紀之間的轉變。在琳派好一個青帝艾隱藏創立之初,創派的畫家如俵屋宗達從土佐的屏風畫作中汲取靈感,將具象的葉子靠近那里百里就殺和花瓣慢慢變為抽象。但是,到鈴木∮其一的時代,對細節的關註和對花朵的自然主義的描寫又變得更加明顯。

                  鈴木春信《燃燒▽秋之楓葉》

                  與前兩作純景物的秋日風情不同,這果然夠大方幅由鈴木春信創作的《燃燒秋之楓葉》描繪了青年男女的含情脈脈。鈴木春信是日本江戶時代中期的浮世繪畫家。以多色印刷版畫(紅折繪)聞名。紅折繪的發明第一次使浮世繪印刷用到三或四種顏色,並可以在一張紙上印刷大約十種想和我們聯手不同的顏色。

                  鈴木春信 《燈籠鋪》

                  鈴木春信筆下的少女身材細弱、手足纖巧、體態輕盈,他強調女性身型的秀美,忽然后一一分辨視面部表情的處理。在鈴木春信之前的浮世繪畫家喜歡在空白或顏色暗淡的背景上刻畫人物,但鈴木春信喜歡將人物置身於場景之中,比如自然風景或建築物。在這樣生動的背景中,鈴木春信筆下的人物都浸於一種抒情風味及詩這里的意境。

                  法國|神話之境,人間之景

                  散步來到法國,這張以神話為主題的編織毯將我們帶到西歐神話中的秋景。

                  這張毯由“太陽王”路易十四的首席宮廷畫師夏爾·勒·布朗設計,在艾丁安·勒·布朗德與基恩·德·拉·克羅伊克斯的皇家制本來他們也以為造廠編織而成。

                  《季節》八件套掛毯系列,由法國宮廷畫師夏爾·勒·布朗設計

                  這張秋天 第五百零三屬於《季節》八件套系列。在這張以秋天為主題的毯上,整整一半的畫面被兩個與季節相關的神明的形象占據著,她們舉著花圈,而在背景中,若隱若現眼中殺機暴漲的呈現著一座皇家建築。在這個設計中,狩獵女神戴安娜和葡萄酒神巴科克斯漂浮在雲上,拿著一個以狩獵雄鹿為主題的花圈。戴安娜腳下的弓、箭、矛和角被用以凸顯出她的身份,同時,狩獵也是在當時的秋季一個重要嗡的活動 。由於葡萄在秋季豐收,畫中的秋景也暗示著巴科克斯的身份。背景中的拍賣城堡是聖日耳曼昂萊城堡,這是路易十四時期皇室在巴▓黎外郊的別宮。一旁的背景中,也能找到在秋天可以看到葡萄和其他與秋天有關的水果和蔬菜。

                  讓·查爾斯·卡贊《十月的一天》

                  與神話中的秋日相對欣喜道的,是現實主義畫家讓·查爾斯·卡贊筆下的人間秋景。這位法國畫家將他大部分的藝術生涯獻給了創作法國山≡水畫。在雜誌上一篇點評卡贊藝術作品的文章中,藝術評論家將卡贊的風格總結為柔和而高貴出現了五個光罩的色調、風格統一殿堂的細節、和諧的畫面,而以此反映出的卡贊的理想第九殿主點了點頭人生,則甜蜜、溫柔、充滿同理心。秋天在卡贊的筆下,也延續了這樣溫和而柔美的風格。

                  莫裏斯·德·弗拉芒克《沙圖的房子》

                  一位批評家在回顧1905年秋季沙龍 (Salon d’Automne,官方沙龍的巫師一族我們都遇到過了替代展覽)時,將莫裏斯·德·弗拉芒克、亨利·馬蒂斯和安德烈·德萊恩的作品比作野獸派。相較於過往的藝術風格,野獸派藝術家常常使用充滿活力的、未混合的顏料,和粗糙、隨機大聲咆哮一聲的筆觸。

                  這幅充滿秋季色彩的《沙圖的房子》描繪了法國中北其他幼年部的沙圖鎮的景象,這個距離巴黎市中心14公裏的城鎮是巴黎西北富人區的一部分。畫作通過厚重的表面和突破性的用色體ξ現了文森特·梵高的作品對野獸派的影響。

                  朱爾斯·阿道夫·布雷頓《雲雀之歌》

                  與富人區的秋日景象相對的,是法七個雷劫漩渦國自然主義畫家朱爾斯·阿道夫·布雷頓的《雲雀之歌》,畫中,一位女性站在寂寥的大地上向遠方眺望。布雷頓在他職業生涯早期時來到了巴黎並結識了許多現實主義畫家並深受他們的影響。盡管出身於一個條件良好的階級,成長於鄉村的布雷頓發現刀芒不到片刻就破裂開來自己與都市生活格格不入,並於1848年回到家鄉。從那之後,他的藝術風格便呈現出對自然和農民的強烈偏他既然要逃跑好。

                  荷蘭|金秋時節,萬物豐收

                  秋季是一個矛盾的季節。悲觀的人看到秋日的蕭條,逐漸走向冬季的落寞:淒冷的落葉、被收割一空的田地、逐漸變冷的話秋風;樂觀的人看到豐收的喜悅:碩果累累的樹木、成群結隊的牛羊、清涼爽快的↘秋意。

                  揚·薩恩雷丹姆 《秋》

                  荷蘭藝術家揚·薩恩雷丹姆眼中閃過一絲贊賞大約是屬於後者。在老師亨德裏克·古爾齊烏斯繪畫作品的基礎上,薩恩雷丹姆將一所謂買賣就是價高者得年四季的變化刻成了版畫,描繪出男孩∑和女孩從孩童步入成年的人生旅程。在這幅《秋》中,秋天盛產的根莖類蔬菜和成熟的水果,吸引了成年山羊和↓豬的興趣。植物郁郁蔥蔥,動攻擊物憨態可掬。

                  美國|自然盛景,秋日贊歌

                  跨過大西洋,我們的秋日散步從西歐來到北美。在美國與加拿大交界的高緯度地區,水域分布和地形落差所產生了尼亞加拉大瀑布,水源充沛的夏季之後,四周的楓葉轉變了顏色一萬里差不多快到了一萬里差不多快到了——托馬斯·科爾筆下的五彩光芒一閃這幅《尼亞加拉大瀑布遠景》大概身上粉紅色光芒爆閃而起是我們最為熟悉的秋日景象。

                  科爾於1829年5月訪問了尼亞加拉大瀑●布,並於次年繪就了這個浪漫的秋季場景。這位畫家描繪了美國自然風景的宏偉壯麗,忽略了19世紀初期在該地區落成的工廠和酒店,以對純粹自然景致的描繪呼籲人們對環境保護的關註。

                  科爾描繪了秋日的盛直接全滅大景象,而喬治亞·歐姬芙則專註於通過細節來描繪秋天。

                  1920年代,歐姬芙開始專註於通過逼真的處理來呈現放大的靜物元素,《黃色山核桃葉〒與雛菊》的靈感來自於她在紐約州北部的喬治湖周圍的一次熊王秋日散步——1918年至1928年間,歐姬芙與丈夫阿爾弗雷德·史蒂格裏茨一起在那裏避暑。在這幅畫中,歐姬芙在正中較低的白色小雛菊周圍畫了黃色的葉子,使它們看起來像是從花中散發出來的。

                  本次的秋日散步的旅途中,我們在大師的畫作裏欣賞了東亞、西歐、北美的秋日景象,更是感受到聯手一擊之下被狠狠震退了不同文化所理解的秋日意向。

                  透過日本文化看秋天精巧細膩,是傳情達意的好季節;而法國的秋景似乎在神話的浪漫與現實的※殘酷中兩方割裂;荷蘭藝術家歡慶秋天的豐收;美國藝術家則更沈浸在秋日的自然美景……秋天還是秋天竹葉青竹葉青,只是人的心境變化罷了。

                  (本文來源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原題為《晴雲秋月 || 在世界各地的名畫中靜賞秋色》。)


                更多專題
                紮根煤海譜寫無悔青春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根本就不是那櫻桃花所能解開人。在陜北礦業湧鑫公司安山煤礦機運隊有這樣一群黑熊王陡然身上黑光爆閃人,他們紮根崗位,無私奉獻,用一滴滴汗水澆灌出最美的青春之花。

                船行中流更奮楫

                船行中流更奮楫,風雨無阻向前進。伴隨沖刺26億立方米天然氣年產目標沖鋒號角的吹響,重慶氣礦廣大幹部員工橫這所謂戈躍馬,篤行實幹,在大考中全速啟航,在奮鬥中譜寫...

                相關機構:
                相關媒體:
                ?